美四大科技巨头舌战国会山

2019-07-22 12:30栏目:科技
TAG: 科技

  在过去一周里,FAAG(Facebook、亚马逊、苹果、谷歌)等大型科技公司“过堂”,无疑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当地时间7月16日至17日,这些科技巨头的高管齐聚美国国会山,在几场备受瞩目的听证会上就数据隐私、反垄断和数字货币等问题被轮番“拷问”。这些公司似乎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击之力。

  自6月18日Facebook推出加密数字货币白皮书以来,Libra就一直受到颇多非议,不仅各国央行纷纷发出严监管的号召,美国国会也一度发函叫停。美国总统特朗普更称其“没什么地位和可靠性”。

  7月16日-17日,Facebook数字货币钱包Calibra的负责人大卫·马库斯(DavidMarcus)出席了分别由参众两院举行的两场听证会。总体来看,议员们对Facebook充满了不信任,甚至是敌对的情绪。

  7月16日,由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举行的Libra听证会主要针对Libra的数据隐私问题,讨论了监管归属、数据隐私及垄断,以及商业模式等三方面问题。

  在监管方面,马库斯重申了Libra虽然在瑞士注册,但仍会接受美国监管的观点,并表态将积极配合反洗钱等监管措施,在监管机构满意前不会推出Libra。对于隐私及垄断问题,马库斯称,Facebook只是Libra28个协会成员之一,且不会将Libra并入Facebook现有的应用中。而在商业问题方面,马库斯表示,Facebook无意控制Libra发行和影响全球经济,Libra的收入将主要来自Facebook现有平台上的9000多万商业用户带来的平台收益,以及其他金融服务产生的收益。

  相比之下,7月17日由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火药味”更浓,且更注重金融问题。

  众议员布莱德·谢尔曼在会上语出惊人,他指出,“Libra比9·11更危险”,并认为Libra代币其实就是“扎克伯格币”,要求扎克伯格亲自来参加听证会。虽然其他议员的态度较为理性,但也在质疑未来Libra是否会有“系统重要性”,即“大而不倒”的可能性。

  而关于Libra的货币篮子问题,马库斯也提供了更多的信息,他坦言,货币篮子的50%将由美元构成,另外50%由英镑、日元与欧元构成。

  另外,议员卡罗琳·麦乐尼提出了一个非常具体的“小型试点计划”,要求马库斯展开一项由美联储、美国证监会等金融监管层进行监管的Libra试点项目,先覆盖100万用户,然后再将Libra项目全面推开。但马库斯并未正面同意这项提议。

  近日,Libra可能与中国企业出现的竞争与合作备受关注。在被问及Libra钱包是否会与Venmo、PayPal以及中国的支付宝、微信支付竞争时,马库斯表示默认。而且根据马库斯的证词,众议员认为,中国企业可能会在将来成为Libra协会的成员。

  不过,Facebook并不寂寞。因为,陪它一同在国会山被“拷问”的,还有亚马逊、谷歌、苹果等科技公司。

  7月16日,Facebook、亚马逊、谷歌、苹果公司派出的高管出席了美国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其中,针对Facebook和亚马逊的问题最多,对于谷歌和苹果的问题则较少。

  对于垄断问题的质疑,Facebook和亚马逊纷纷诉苦。Facebook全球政策发展主管MattPerault表示,广告领域竞争激烈,只有1/4的广告支出流向了Facebook。亚马逊副总法律顾问NateSutton也表示,亚马逊仅占全球零售额的1%,全美零售额的4%。

  但有时候,高管们也采取“一问三不知”的态度来回避问题。众议员Neguse认为,Facebook拥有全球用户数最多的6家社交媒体中的4家,就是在垄断。但有趣的是,当被问及“世界上用户活跃度最高的社交媒体网络平台公司是什么”时,Facebook全球政策发展主管MattPerault称“不知道”。当谷歌经济政策主管亚当·科恩被问及最近一篇关于谷歌地图上虚假列表的文章时,他也表示不知道。而当苹果公司首席合规官KyleAndeer被问及为何继续推销其云存储产品时,他表示并不清楚这件事的细节。

  另外,在委员会质疑亚马逊利用平台上其他卖家数据来推销自己的新产品时,亚马逊高管Sutton给出了较为模糊的回答,“亚马逊的动机是帮助平台上的卖家取得成功,且无论是哪个卖家,算法都会对客户需求进行自动优化。而且这些数据仅用于预测客户需求,最终也是将产品提供给消费者。”

  在7月16日参议院司法机构宪法小组委员会举行的“谷歌听证会”上,参议员特德·克鲁兹指责,谷歌通过收集大量美国用户的数据扮演了“老大哥”形象,且该公司还通过自身搜索引擎的主导地位控制了公共话语权。

  克鲁兹认为,“科技巨头关于‘结果是由算法产生的’这一说法是非常不充分的理由,因为算法也是由人编写和维护的”。但谷歌公共政策副总裁KaranBhatia回应称,谷歌已经建立了一些以非政治方式运作的平台。

  虽然科技巨头被轮番质询,但路透社指出,反垄断小组委员会其实并没有惩罚这些科技巨头的权力。虽然修改当前的反垄断法会对科技公司进一步产生制约,但仍要经过参议院的“关卡”。所以,议员们质疑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表达专家组对科技巨头做法的不满。

  另外,《华尔街日报》评论称,虽然反垄断小组委员会主席大卫·西西林在会上提出了科技巨头最害怕的前景——即拆分这些公司,或从根本上限制其商业模式。但这种威胁尚未出现,即使出现,也持续不了几年。

  因为目前美国司法部(DOJ)和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对这四家公司的反垄断调查可能需要几年的时间。而且,由于目前国会呈分裂态势,所以关于隐私、反垄断和其他技术相关问题的立法也不会于2020年美国大选之前在国会通过。

  不过,这些批评并非对科技巨头们全无影响。就像Facebook,从2018年陷入用户数据泄露丑闻至今,公众对它的信任度不断降低。有分析称,虽然国会对Libra没有直接的裁定权和主管权,但对Facebook来说,舆论导向将为后续的监管与博弈奠定基调。美国《时代周刊》曾指出,缺乏公众信任可能成为Facebook成功推行Libra的最大障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今日相关新闻

  • 万兴科技创始人吴太兵:办公类软件会是未来重
  • 科技部:完善政策 使更多企业增加研发投入
  • 科技+文化 打造一座诗意长安城
  • 罗永浩半年五次质押股权 锤子科技还能出手机吗
  • 创新科技金融 助力科技企业